• 您好,欢迎来到美丽岛!  【 登录 | 预约
  • |
  • 400-633-0069
首页> 企业文化> 水宜生、美丽岛以及世界绞谷三个阶段创业生活

水宜生、美丽岛以及世界绞谷三个阶段创业生活

来源:华誓系 发布日期: 2018-08-01 浏览次数:88

        鞠躬尽瘁,健康中国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敬畏当道,使命必达。

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在四十不惑之际,在历经水宜生、美丽岛以及世界绞谷三个阶段创业生活后,第一个商业十年就这样过去了。下一个十年后,我就进入天命之年了,也就真正知道自己的命运了。前后二十年时间,从三十岁到五十岁,这是一个持续践行千亿生态的过程,这是一个值得全部去记录的十年,因为十年后就人生大半了,因为十年后就该出结果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2008年,我三十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2008年,我开始系统践行对商业的理解,开始试图系统构造一家企业。尽管在作为一个代理商出现,我一直视为己出去打造水宜生这个品牌。这个以3000元起家的品牌,让我首次对省盘有系统的思考、践行与复盘。在这一年,整整三十岁了,一大家人都完全从农村迁移到西安市三年了,我们依然挤在出租房里,设想着未来的一切。

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在此之前的三年,生活的特别黑暗,压力极其大。父母、老婆、孩子以及兄弟都在试图能找到命运中的稻草。也是在这一年,我开始服用降压药,突然发现自己血压高了,突然发现了自己的职责必须系统抗起来了。在所有人看到的2008年市场光环里,我们已经度过了最为艰苦的三年,尤其是最为艰难的2007年春节,全家人没见到一块肉,白菜炖豆腐。最后我实在看不过,下厨给普京的姑娘煎了六个鸡蛋。这是我在2006年11月15日回到西安后过的第一个春节,这是正式决定创业并亲自带队的第一个春节。在此之前,一家人除了我都已经到了西安,因为正天已经出生了,父母也过来带孩子了。兄弟们自2005年从广东就陆续回来了,我是最后一个到位的,因为所有的压力和责任都已经全部聚集到了西安。

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最黑的三年里,凝聚了父母所有的希望。

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在这三年里,我们作为城市里的农村人,生活得极为拮据,甚至可以说狼狈。自我从广州回到西安后,开始思考如何从陕西省系统突围。因此,我们在两室一厅的出租房里开始有了会议桌,开始有了小白板,开始有了周度工作总结,开始有了记账,开始有了每天的晨会,开始有了公司必须具备的一切,以及对未来的一切向往。在这样的前提下,我们开始有组织地围着城墙发小报,开始轮流站柜台,开始做数据库,开始上门做回访,开始打每次60-100元的报花广告。从此开始,我早已经忘记了我曾经的职业经历,忘记了自己曾经跑过全国200多个地市,忘记了自己曾经也算是职场精英,让自己学会忘记一切。

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三年水宜生强攻,发挥了一切积淀。

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2008年全面启动水宜生的运营,一直到2010年底彻底清盘。这三年时间发挥了过去八年的一切沉淀。2008年距离2000年3月份大学里开第一家公司已经八年过去了。站在今天的时间点来讲,2008年前的八年时间都非常黑,对于我来讲这是完全的地下室穿层的八年,从平顶山到上海,辗转反侧中从未忘记自己对家庭的使命,从未忘记对家庭成员的培养。一直到了有条件把全家人全部聚集在西安,开始独立性地做一件事,就为这样一个结果,整整努力了八年。最终终于在2007年底拿到了水宜生陕西省的独家代理权。这八年是十分辛酸的八年,是时刻十分自责、自励、自省、自立的八年,这八年是全家地下室的八年。

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三年里,2400余箱茅台要送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2009年6月份,正值水宜生全国高峰期,在扬州会议之后,我决定全省清盘。最终一直到2010年底清盘结束,我安排普京盘账,在过去三年里6瓶装茅台我们一共用了2400多箱,用于全省会议奖励、地政处理以及日常招待等。这是我们系统理解付出与回报的三年,这是我们真正开始建系统的三年,这是我们全面梳理自我的三年。在2008-2010年三年里,我们打造了最为高效的团队,推出了最快的市场速度,成就了最为非凡的结果。

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圣捷罗老花镜开始全面重组。

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在水宜生清盘的过程中,在2009年底长官和加西亚陆续到西安,我们开始思考第二代产品—圣捷罗老花镜全国大盘的重组工作,由此出现了老花镜产业历史上继第一代产品—纽爱适后第二次资不抵债。2010年3月15日,我们在天域凯莱大酒店召开了第一次营销中心联系会,首次对营销、生产、财务等进行系统梳理、盘点和交接。在持续高强度的工作下,在6月份我住院了,一住就是一个月,低压140多居高不下,整个空军医院用尽各种方法就是降不下来。我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,并且提出了退出所有股份,完全交由长官运营,我想进入彻底的一段休息时间,需要彻底的一段休息时间。

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在周转于不同的医院中,在血压有所控制后,开始思考圣捷罗总部由西安迁移至北京,并在适当的时机退出,也算是对曾经的大盘合作有一个基础的交代。在总部迁移至北京前,在股东会上确立分工,加西亚负责财务中心和人力资源。处于避嫌需要,我提出不从陕西带来一个人,全部在北京招聘。后因待遇问题长时间在北京招不到人,股东会决定让陕西省的同事全部到北京来。当时在北京住集体宿舍,工资从2200-2600元不等。我本不想在北京呆太长时间,由于这些同事到达北京后,我开始思考整合全国市场,开始系统思考2010-2012年全国市场如何阶段性推进,如何确定每一年的运营主题,如何系统发力。

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作为合伙人,拼命的三年。

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这三年,首次以合伙人运营大盘的三年,当然也是夺命的三年。三年里,八次进重症监护室,最后一次出现在民航医院,也是在此以后决定离开北京。这三年时间里,工作压力真的大,过的真是辛苦,市场真的很艰难。在没有任何大盘运营经验的前提下,我开始去构造一个大盘需要的一切,试图去构造主流市场需要的一切。这个三年是在代理商弱、员工弱、股东弱的前提下开展的。代理商弱是因为没有一个主流代理商,员工弱是因为没有一个经验丰富的总监层,股东弱是因为没有一个股东系统运营过大盘。在重组前后的2010-2012年,公司三年持续盈利,2012年公司净利三百多万,一直到2013年估值3.3个亿,A轮融资6000万。这在2013年作为100多倍的估值,在当时的中国资本市场包括互联网公司在内,都称得上是一线公司的估值,这接下来也应该是最好的发展时光。

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接下来的五年,故事分两段。

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在2013年7月2日,由于种种原因离开北京后,我再也没有关注过美丽岛事业,一直到了2017年下半年,开始再次沟通此事,这已经过去了太长时间。这个五年所呈现的问题一直到今天都还在深度调整与优化,6000万害了太多人。

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要有所作为地建立一个全新体系。

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自2013年7月2日回到西安后,在新纪元俱乐部坐了整整一个月时间,一直到8月1日华誓控股、世界绞谷启幕,最终我还是决定要做些事情。这个过程整整持续了五年时间,一直到今天就整整五年过去了,我们做出了一个全产业链的网络。在过去五年里,《敬畏当道》浓缩了其中的一切,其中的代价也超出了我的一切想象。一直到2018年底才能把过去五年全产业链投入的账还完。这五年的过程,历经十八个月的批号办理等综合筹备;历经十八个月的全国上市;历经二十四个月的战略转型,一直到今天市场成型。

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这五年我们到底练出了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五年时间,对任何人都是一段不短的时间,当然这是让人可以崛起,同样也可以让人消退的五年,因为五年里能沉出很多内容。在世界绞谷的五年创业里,对于我以及家庭来讲,某种意义上讲,这是一场赤裸裸的浩劫,有很多时候真是死的心都有。我曾经数次告诉自己,“不是不敢死,而是不能死”。这种心里环境真是太糟糕了,尤其在过去十年里的降压药经历,很多时候看到药都想吐,曾经有一个多月自己厌恶到没吃药。

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一直以来,我都不太去深刻思考创业对孩子到底意味着什么,我一直认为这是十年后才能对孩子有持续影响的事情。一直到昨天正天写出对创业过程的万字长文,我才知道过去十年的创业生活对他的影响是致命的,这种生活早已经决定了他未来一生的生活轨迹、价值观以及诸多的行为标准。孩子们一直在潜移默化的环境中树立了一种自己观察世界的标准,树立了一种截然不同于同龄人的价值观,树立了一种更为普世的情怀与沟通体系。这是在创业十年、世界绞谷五周年之际,我意想不到的收获,当然这也算是一种成功的收获。

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对于企业而言,我们确立了一整套的价值论与方法论。这种以核心价值观驱动企业发展的模型,这种构造全产业链的经历,这种从茶园到茶杯的品牌理念,让我们对系统构造价值有了更为缜密、更为系统、更为持久的思考。对于世界绞谷而言,我们保持了一种高价位的供货体系,意图为后续品牌推广建立更为广阔的空间。我们都很清楚,我们可以在一年之间完成全国10万家药房门店的终端建设,这样我们就会沦为低级的渠道产品,沦落为一个低级的赚钱道具,再也没有机遇成为一个杰出的品牌,因为一切的推广空间没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无论再难,过去十年就这样结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我们可以这样总结,十年就这样过去了。事实上,从2000年3月份开第一家公司起,已经十八年过去了。这十八年是走出地下室的十八年,因为到了今天企业才有了可持续生态的基础,有了可以稳步放大的基础,有了可以持续探索的载体。对于世界绞谷而言,拥有全国独有的、永久性的三张批文之一,我们稳步占领了绞股蓝这一巨大的品类。我们在下一个五年可以稳步布局中国10万家OTC药房,最终让海量的会员数据导入美丽岛。世界绞谷与美丽岛目标人群的惊人一致,这是我们整个生态可以共融的基点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从二十到四十,这是逆袭的二十年。这是从农村到城市的二十年,这是从个体到企业的二十年,这是一个从代理到拥有独立知识产权的二十年。在今天的时间点,下一个二十年后就六十岁了,这二十年要分为四个五年去切开,去分阶段时间目标。从大学毕业到2008年创业,带领全家走出农村,这是最为残酷的八年。

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过去十年的创业是从代理开始,从依附于别人塑造命运,到独立开创一个企业生态,并拥有垄断性知识产权的过程。这个过程相比前八年同样残酷,但是至少让人一点一滴地看到希望,看到不断向上的企业轨迹,看到一切可能的突破。在今天十年的时间点,从我个人来讲,不会盲目去谈收获,因为我知道一切的局限都是由自己的不足造成的。因为实在没办法,上的学校差,家里底子薄。这中间的过程要分老几段,从农村到大学,大学到城市,再到全家从农村到城市,慢慢到做代理,并逐步找到一个独立知识产权的领域,一直到目前即将打造的两个品牌相互融合的生态,每一步都十分艰难,因为一直在向上。

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寄语自己下一个十年,二十年。

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我们一起努力。

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加油。

           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小人生,大有种,我们一直在努力。

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巍巍大秦岭,悠悠汉江情,层峦叠嶂茶叶乡,哺育汉文明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事业需要有心人;

 

        一杯清茶清天下。

标签: 美丽岛

文章分类

热门文章